www.041.net|新萄京www041.net_澳门新萄京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集团文学

当前位置:www.041.net > 集团文学 > 甜酸Part 1 田丁丁 第6节 饶雪漫 在线阅读

甜酸Part 1 田丁丁 第6节 饶雪漫 在线阅读

来源:http://www.yamatoshokai.com 作者:www.041.net 时间:2019-10-21 11:13

不知道为何,今年的冬天来得出奇地早,十二月初已经嗖嗖地刮起冷风来。与此相对的是,期末考试似乎也来得更加地急迫,各科老师都开始毫不客气地给我们布置比平时多三倍的作业,教室里的灯终于一天比一天熄得晚。即使是午休时间,教室里也都是“唰唰唰”的奋笔疾书声,每个人偶尔抬起头来都是目光呆滞,我甚至怀疑,就算哪天我站起来大吼一声“我是个变态”,都不会有人多看我一眼。 你看,无论我忧伤的小心灵里还有着多少的疑问,日子还是要这么飞快地奔跑下去。 比较让人崩溃的是,开始有人传言,因为去年天中的高考升学率有些下降,今年学校已经考虑在寒假补课。假期补课虽然是教委明确禁止的行为,但其他的中学一直在背地里进行,其实也抵销掉了天中的一些竞争优势。其实谁都心知肚明,不管怎么讲素质,升学率还是学校的咽喉,为了扼住命运的咽喉,一向清高的天中,终于也开始有所行动。 所以那天,当老班穿得不合时宜隆重的羽绒服,板着脸走进教室的时候,其实大部分人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饶是如此,当老班微笑着宣布“寒假补习班为期半个月收费500元”的时候,班里还是响起了一阵哀鸣。 “什么世道嘛,早知道天中寒假也要补课我不如去念一中了!” “寒假总共才几天!” “马上给省教委打电话!” …… 而我们久经沙场对敌经验丰富的老班,只用一句话就平息了所有这些愤愤之声:“这次寒假的补课不是强制性质的,大家可以自由选择,愿意参加的就报名。” 说实话,我真是服了这种掩耳盗铃式的行为。下课的时候班长李鸣直接说了一句:“不参加寒假补课班的人到我这里来报名。”就埋头去做他永远做不完的模拟卷去了,所有的人别说反抗了,就连假装反抗的时间都没有。 说实话,对补课,我其实也不是那么反感的。如果现在补半个月课能换来一年以后高考多得几分,又有谁不是在不满的同时暗含一份甘愿呢?周末的时候我拎着一大袋换洗衣服回到家,跟罗梅梅一说补课的事,她意料之中地举双手拥护,不过说到补课费,她又皱起了眉头。 “你们学校怎么回事哦,本来收费就那么贵,补个课还要另外交钱,也太不像话了!” 我不吱声。她瞄了我一眼:“不过只要你学习好,我花多少钱都没话讲。”说话的口气活像个怨妇,让我不晓得是该哭还是该笑。 星期天她去了趟银行,然后把五百块钱给我塞进书包里。 “收好别弄丢了。”她说。 “哦。”我默默答应,却暗中计划着我早就在计划的一切。 只是,没想到钱弄丢了这件事,居然被说中了。 事情的发生真的一点征兆都没有,我甚至不知道,我的钱,是在何时、何地、因为何种原因,那么神不知鬼不觉从我书包里最深处最严密的小口袋里消失的。 我唯一知道的是,它确实不见了。我把书包翻转过来捏遍每一个角落,我把课桌里所有的东西都清空,我拾回早晨我包早点的塑料袋,检查教室里每一寸地方连垃圾房都不放过,结果却一直是让人灰心丧气的:没有。没有。 我甚至没有足够的时间来为这件事沮丧,因为下午的时候李鸣通知,学校急于统计寒假自愿参加补课的学生人数,要求把报名名单和报名费今天下午统一交到教务处,过期不候。 “不候是什么意思?”我的语文常识还是有的,只是不甘心的找一个问题以示垂死挣扎。 他怜悯地看我一眼,估计是在怜悯我的智商。 “不候就是,你不愿意参加寒假补课的意思。” 我靠!哪有这么变态的学校哦,收起钱来一分钟都等不得!我气得挥舞着我短短的胳膊:“那我就是不愿意!Who怕Who?” 李鸣又怜悯地看了我一眼,转身干活去了。话虽这么说,但我眼看着一个接一个的人到他座位上去交钱,心里还是有点打鼓。万一真的被排斥在补课名单之外,我该咋办? “放心吧丁丁,”林枳去李鸣那边交完钱以后安慰我,“学校哪有这个效率啊,你今天不交说不定他们两年以后才能发现!再说,怎么可能不让你补课啊?老班会疯掉的。” “嗯。”我答允。 林枳也叹气:“可惜我今天没带钱过来还你,我倒是想的来着,但我爸早晨不能送我,我觉得带多钱有点不安全。” “你误会了误会了!”我连连摆手,“我不是问你催债的意思。” “我知道你不是。”林枳温柔地说,“不过,我也应该还你了,都这么长时间了。” “没事,”我知道她缺钱。我怎能不知道她缺钱? 其实,我偷偷看到了李鸣的补课单没交钱的人的名单。那上面也有林枳的名字。 她撒谎了。 不过,她确实不需要参加这种填鸭式的补课。又不过,这同时也说明了一点:她也没有钱。这更加一步确认了,她可能真的需要一笔钱,来解决她自己的问题。虽然我没有义务替她出这笔钱,但我有义务在好朋友有难的时候,不去火上浇油。 所以林枳,我是懂你的。我不会跟你催债,是因为我知道,只有我装作一无所知,你才能毫不尴尬地度过这次难关。 只是,我的补课费该从哪来呢?我甚至想到了跟丁力申借,啊呸,我才不要。上回他的态度难道还不够冷漠?现在这算什么呢? 我怀着这种心情又按兵不动地等了一节课,当庄悄悄告诉我李鸣手里的班级花名册上除了我的名字其他人都划伤了勾,我终于真的着慌起来。 看来现在的我只剩下唯一的一个选择。 我打电话给罗梅梅,果然,在我严肃地告知我的补课费也就是她的血汗钱莫名其妙地不翼而飞的情况之后,她“啊”地发出了一声高分辨率的尖叫。 “再好好找找!”她有点失去理智地说。 “我都找了,找一上午了……”我硬着头皮,“现在马上就要交,只有我一个人没交了,妈……” “我现在也不能给你送钱去啊!”她微微地压低声音,“我在上班呢!对了,你不是有压岁钱吗?自己先交了!” 压!岁!钱! 我的心里“嗷”地发出一声悲怆的呼喊。 我现在,还哪里有压岁钱! 偏偏罗梅梅还好象找到一个满意的解决方式:“对,你自己先用压岁钱交。然后你还是要好好找找那五百块钱,怎么可能就这么丢了嘛?找到了之后给我打个电话!” 天哪,世界上有这么无厘头的母亲大人吗? 我还在想应该怎么说服她,她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该?怎?么?办? 接下来的十分钟,我就一直在这样,一个字一个字地问自己。 五百块不是什么大钱,可也不是小数目。如果我现在贸然开口跟人家借五百块,就算哪个富人拿出手给我了,万一罗梅梅不给我填补赤字,我又到猴年马月才能还得起人家? 求人真是不如求己,我只好又拨通了罗梅梅的电话。 “妈……”我拖着哭腔说,“银行卡也丢了……” “真的假的?”罗梅梅只是这么随口一问,我却一阵心虚。 那天的事情,以罗梅梅来学校给我送来五百块现金结束。 我送她去校门口,她从车棚推出了她那辆老旧老土的摩托车。 我忽然一阵心酸。这么冷的天,大街上骑摩托车的人真的很少,女人,就更少。 我看着罗梅梅用一条大围巾裹住自己的头脸,看着她老旧的黑色皮手套有的地方已经泛成白色。我看见她跨上了车,用力踩着脚踏板,踩了好几下,车才打火成功,发出一阵不情不愿的哼哼声。 这辆车,早就该换了。 当引擎终于发动,我也终于对着罗梅梅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妈,对不起……” 虽然我的声音好像蚊子哼,她还是听见了,疲倦地对我笑一下:“你又不是故意的。钱再好好找找。” 我用力点头。虽然我知道,根本不会再找到。 当罗梅梅绝不优美的身影和那辆车一起绝尘而去,我忽然,感到一阵锥心刺骨的悔意。 我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那张硬皮制的存折,忽然悲从中来。是的,我偷了她的钱。就在上个周末。 我们相处了这么多年,我当然知道该怎么找到那张存折。 这个存折里面只有一千块。她很奇怪,把小额的存款分存在好几个存折上,我挑选了很久才决定拿这个。 因为,我正好需要一千块。原因已经无需说明。 我觉得自己欺骗了罗梅梅。欺骗了这个全世界最信任我的人。 那么可耻,却又是那么的,无可挽回。

第二天,罗梅梅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 我又饿又困,睡得不安,听见她开门,用力地甩脱高跟鞋的声音。我佯装睡着,把脸转向墙那一面。然后,她推开我卧室的门,又关上,关的时候,我听见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原来她也有心事,她的心事她从不对我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心思也开始不对她挑明。我们母女俩的命运,都如此不安,预料不到结局。我在胡思乱想中睡着,梦里梦到罗梅梅,她端着一个碗,语重心长地对我说:“田丁丁,你一定要考上南大,不然,妈妈就要去要饭。” 我醒来,吓得浑身都是汗。 起身到厨房,发现电饭锅已经插上,罗梅梅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趴在餐厅的桌子上睡着,等我发现不对冲过去,粥已经熬成了糊糊,一团一团的皮蛋和瘦肉窝在里面,委委屈屈,好像被人栽赃陷害。 我盛了两碗,一碗放在她面前,她“哎呀”一声醒来,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夸张地两手一抱头,好像个败诉的律师,然后遗憾地看着我。 “都怪我睡糊涂了!”她说,“丁丁,你是不是快要迟到了?给你钱自己去买汉堡吃吧?”她说着,端起两只碗想把里面的东西去倒掉,我赶紧从她手里抢过来。 “这不还能吃吗?”我说,“营养还更丰富呐!干吗浪费?” 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我拿起勺来舀了一大口塞进嘴巴里,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知道饭能噎人,却不知道粥也能噎人,一块大大的皮蛋堵在我的喉咙,我想咳嗽,又怕刚才已经说出口的话被立即证明是错误的,强忍的结果是终于一口喷了出来! 有两秒的时间,我和罗梅梅抖目瞪口呆地看着彼此,一动不动。然后,她轻声抱怨了一声“这孩子……”,然后,我们忽然同时笑起来。 在我印象里,罗梅梅很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了。自从那个男人离开之后,又自从升入高中后,我的成绩再也不是她的骄傲,她就笑得越来越少了。她的眼睛底下有大大的黑眼圈,笑的时候有深深的鱼尾纹,可是,这笑容就好像令她回到了十年前她仍然快乐的时候,那时候她也是一个没心没肺咋咋呼呼的年轻妇人,就像昨日的田丁丁,不知烦恼为何物。 那天早晨,我一口一口吃完了那些失败的皮蛋瘦肉粥,罗梅梅一边嘟囔着“其实你应该减肥”,一边心满意足地看着我。我收拾书包的时候她才想起:“应该给你这礼拜的生活费!”她打开钱包抽出两张红票子给我。我低头接过,她又说:“上个星期你说有什么资料费……”语气里有一丝犹疑。 “不用了!”我赶紧说,“我已经交掉了,反正每周的钱我都花不完的。” “哦。”她有点不自然地应了一句。 “你送我上学好吗?”我说,“有点晚了,坐公车会迟到。” 她诧异地看着我:“你不是说那辆老破车被同学看见很丢人吗?” “此一时彼一时。”我懒得解释。 其实,我只是忽然想和罗梅梅多待一会。坐在她那辆女式木兰摩托车的后座,我轻轻把头贴在她的后背。“热死了!”她抱怨,“田丁丁你别粘着我!”可我还是固执地保持着我的姿势,一动不动,并且好似得逞般的嘿嘿傻笑。 只有在罗梅梅面前,我才能这样肆无忌惮毫不介意别人目光地撒娇。 我们是如此相依为命的母女,不用她说,我也知道她现时经济窘迫。我不想知道这其中原因,她也不会告诉我。但我多想对她说,其实,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已足够。 学校很快就到,罗梅梅在校门口把我放下,交待了几句注意身体注意学习之类的话,正打算走人的时候,丁力申忽然从远处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阿姨好!”他大声招呼,“好久没见您啦!” 罗梅梅停下,皱着眉头,打量着这个斜刺里冲出来的英俊少年。 我紧张到呼吸暂停。她会认出他来吗?最可怕的是,如果认出来,她会不会像多年前一样,让别人难堪,也让自己难堪? 罗梅梅不说话,而丁力申无畏地站在她的面前,就好像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任何事,都已经做好了承受的准备。 然而,幸好,什么都没发生。 过了半晌,我听见罗梅梅的一声叹气:“是小力啊!长这么高了都。”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丁力申得寸进尺地自我介绍:“阿姨,我现在和丁丁是一个班。” 他叫我丁丁! 不过罗梅梅并没有接他的茬,而是转头对我说:“丁丁。你和小力在一个班挺好的,要互相帮助。” 说完这句话,她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知道,她是又想起了他。 我和丁力申并肩默默走向教室,在楼梯拐角,我从书包里摸出一百块钱还给他。 “其实你不用着急还的。”他说。 “哦。”我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好。 我们又一直沉默地走。早读铃善解人意地在这时候响起,我低头向教室跑去时,却被丁力申一把拉住。 “田丁丁,”他低着头看着地板语速飞快地说,“其实,感情这些事,外人都不好评说的。” “什么?”这话太有哲理,搞得我一时半会儿都不明白他到底想说什么。 当我终于完全理解了他的意思,想说一声“没关系”的时候,他却已经松开了我的衣袖,迈着大步子往教室走去。 我慢悠悠地跟进教室,发现林枳坐在那里发呆,表情看上去很难过。我知道她不喜欢我问东问西,于是,只是在课间的时候给她倒了杯水放在桌上。不去打扰她。 她跟我说谢谢。 我想起上周末的事,忍不住试探地问他:“怎么,你和他吵架了?” 她摇摇头。 “你……别再跟他在一起了。”我艰难地说,“他对你,不是真心的。” 她却恍若未闻地说:“丁丁,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找他?” “星期五下午,我在车站,看到他和一个女生在一起。”我又说,却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可耻的告密者。 这一次,林枳转过身,郑重地盯着我。我迎向她的目光,她的眼睛,却好像秋天的湖水一般深不可测。 “你,一定是看错人了。”她宽容地笑着对我说,仿佛宽恕我那不好使的眼神。然后便俯身整理试卷,再不理我。 是吗?我看错人了?那么,那天下午发生的一切都是我的错觉吗?我多么希望如此,可事实并不。 那一天,林枳没有怎么跟我说话。可是我并不生气,我只是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政治课老顾叫她起来回答问题,她第一次红着脸说出了“我不知道”,令全班大跌眼镜。 我知道,这样的林枳,一定心里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与其说是秘密,倒不如说是伤口。 她不肯把秘密与我分享,一定是怕我和她一起痛。一定是。 下午最后一节的自习课,又是林庚坐镇。 我正打算好好问几个问题,好歹改变一下他对我的印象,林枳却偏偏传小纸条过来给我,问:“今天晚上我要去周楚暮那里,你陪我吗?” 我把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一样。田丁丁可以做无私的绿叶,但是绝不能做可耻的电灯泡。况且又有了上次出大丑的教训,我隐隐觉得这个周楚暮先生好似我的克星一般。 “那我就自己去。如果老班来点人,又要请你帮忙。”林枳的字体像钢笔字帖的影印本,看得我入了定。 我的眼光其实只是落在最后那几个字上:又要你帮忙。我发誓我真的是发了好几分钟的傻才明白过来这其中的意思。 这一次,我真的拿不准,该不该再“帮”她这个忙。 所以,我没有马上答应林枳,我只是把那张纸条整个团起来,顺手掷进我面前的笔筒里。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事,就在这时候,一只沾满粉笔灰的手灵巧的从我的笔筒里,把那个小小的纸团取了出来。 他用两个手指夹住我刚刚丢进笔筒里的纸团,放在他的衣兜里,转身又向讲台走去。神不知鬼不觉,好像全教室只有我和林枳两个人注意到了。 我着急得恨不得起身去追赶他,却有一只手稳稳地按在了我的手上——是林枳。 “不关你的事。”她悄悄在我耳边说。 “林枳。”他立刻觉察,用严肃的口吻说,“请不要交头接耳。” 前面座位上有几个人转过头来看了看,林枳低头看书,她们正好把目光投向了我。我狠狠地回瞪了其中一两个。 课后,林庚自然走到我桌边来,说:“去我办公室一趟。” 我没有想申辩什么,而是低下了头。 没想到,坐在最后一排的丁力申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边,林庚还没来得及走开,上下打量了一下丁力申,大概以为丁是要从他所在的过道通过,所以侧着身子,让开一条缝。 丁力申却忽然伸出手,对林庚说:“林老师,请你把我的纸条还给我。” 林庚吃了一惊,与此同时,我和林枳也吃了一惊。丁力申仍然伸着他巨大的手掌,摊在林庚面前,像是预备接住林庚掉下来的下巴。 林庚从口袋里把小小的纸团取出来,说:“这个纸团是你的?” 丁力申点点头,大声说:“是,是我写的情书。能不能麻烦老师不要拆开?这好歹算我的隐私。” 虽然是下课,但教室里的同学还是相当多的,在丁力申的广播声里,整个教室爆发了一场迅疾的哄笑,连窗外路过的同学也频频回首,而且我明显感到,许多目光是向我的方向投来。 林庚显然也始料未及,两个手指捏着纸团,表情犹豫不定。我恨不得跳脚,急于解释,满脸通红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却被林枳用力一拉——又重新坐在座位上。 林庚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几秒,眉头却又紧锁变为舒展。丁力申继续旁若无人地轻描淡写道:“我也没打算把它给田丁丁,扔错方向了。” 前面的庄悄悄唯恐天下不乱地倒在座位上,呈昏厥状——而我的脸上更是发高烧似的红一阵白一阵。林枳忧伤地看我一眼,表情仿佛在说:幸亏刚才没有站起来解释,否则可真要闹大笑话了,谁知道这个莫名其妙钻出来的丁力申,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然而更为奇妙的事却是:林庚果真把纸团放在了丁力申的手掌里,并且面色凝重地对丁力申说:你现在就跟我来。 丁力申跟在林庚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迅速地把手中的纸团丢进我的笔筒里,还附赠一个大大的挤眼,大摇大摆地跟着林庚走出了教室。 本来预备的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终结在一个叫做丁力申的男生手中。他就像忽然闯入人间的一个冒失英雄,撞翻了屋子里所有的东西,却拯救了整个地球。 “你真的应该把你的情书要回来!”林庚和丁力申走出教室以后,林枳贴在我耳边咕咕笑,“青梅竹马还真是不一般哦。” “别胡说!”我一下红了脸,林枳耸了耸肩,知趣地趴在桌上小睡,一边睡一边嘴还不闲着:“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老封建,鄙视你!” 五分钟后丁力申就从办公室回来了,我站起身来,想要问他事情的结局,他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表示他不愿意再谈。 好吧,我都记在心里。 欠你的,总有一天我会还你。 我以为,经历了这场风波之后,林枳可能会忘记去找周楚暮的事。 但我很快就发现,我错了。 那一天,一起吃完晚饭后,不过刚转身的功夫,林枳又忽然地不知所踪。 她连纸条也没留下来一张,可我知道,除了去找周楚暮,她不可能有别的任何去向。 我心里不是不担心,可是又无可奈何。我拎着我们俩的开水瓶,无精打采地去水房打水,回宿舍的时候,特意绕了一小圈,经过操场。 只要不下雨,林庚都会在操场上打篮球。穿着老土的运动背心的他,在一帮时尚的孩子中间显得很另类,球技也说不上高,可他还是坚持不懈乐此不疲,甚至在课堂上津津乐道他在球场上的“战绩”。 其实,他在球场上的身影,真的很帅。 每一天,我都是借着打开水之机,假装不在意地经过这里。 有时候他会看见我,有时候他会和我打招呼,但大多数时候,他专注于球场上的拼抢,不会注意到我偷偷窥探的眼光。 可是这天,当我拎着开水壶,低着头慢慢从操场边走过的时候,他忽然叫住我:“田丁丁!” 我站住,看着他一边擦汗一边从球场上跑过来,心怦怦直跳。林庚为了和我说话而停止打球,这还是第一次。而且,我似乎闻到了他身上有和丁力申一样的味道……哦,不,似乎又不同…… 我正在恍惚中,他又打断我。 “星期五,你是不是给我打了个电话?”他问。 我万万没想到,他会问我这个问题。我不能也没有勇气否认,只好低下头,然后,再低,看上去就跟点头差不多了吧? “你有什么事呢?”他说,“我喂了半天你都不说话,急死人!” “信号不好。”我用最后残存的智商找了个理由,然后,再也说不出话。 “我在外地培训的时候把手机丢了,”他说,“不过,我记得那好像是你的号码。找我什么事,现在不能说吗?” 我忽然想要哭出来。原来他不是忽视我,更没有轻视我。甚至,他手机丢了,却能隐约记得我的号码,这应该也是一种另眼相看,不是吗? “有道题忽然不会了,想问问您。”我咬着嘴唇,为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现在不问啦?”他研究性地看着我。 “问过林枳了。”我急中生智地说。 “噢,林枳——”林庚忽然话锋一转,“她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这个问题,又令我猝不及防,我只好抬起眼睛看他。 他微笑,有点莫测高深地看着我:“田丁丁,其实,你不是一个会撒谎的女生。” “哦。”我说。 “帮助同学,不一定要采用这种方法,对不对?” “对。”我只能承认。 “所以你可以告诉我,林枳今天为什么迟到?” 我摇摇头。 “你是不知道,还是不肯说?” 我又摇摇头。 “好吧,”他叹口气,“连原因都不知道就肯撒谎,田丁丁,你还真是讲义气。那张纸条的事,我也不想多说了,你自己回去想一想。” 他提到纸条的事,我更加不知所措,只能更加使劲地摇头,可越是摇头,就越感觉他已经看穿了我的内心。 “好啦不要老摇头。”林庚的口气忽然变得有点无可奈何,“快回去吧,晚自习别迟到了。” 说完,他伸出手,在我的脑后拍了一下:“快去快去!” 天呐,我要怎样努力地站住,才能不因为这幸福的一拍,而忽然晕厥过去? 我提着两个热水瓶摇摇晃晃地走回宿舍,再怎么克制,还是为他对我这突然的亲昵而飘忽不已。 同时我也在心里下定了决心:我一定要和林枳好好谈一谈,我要做一个真的讲义气的田丁丁,为了林庚,也为了我自己。 而不是,一个问题女生。

本文由www.041.net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甜酸Part 1 田丁丁 第6节 饶雪漫 在线阅读

关键词:

上一篇:甜酸Part 1 田丁丁 第6节 饶雪漫 在线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