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41.net|新萄京www041.net_澳门新萄京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集团文学

当前位置:www.041.net > 集团文学 > 班长带我回家

班长带我回家

来源:http://www.yamatoshokai.com 作者:www.041.net 时间:2020-01-11 19:23

www.041.net 1
  一直没有机会了却我的一桩心愿,我要出国去一趟,去越南。
  “越南那么穷,有什么好玩的。”同事们都不愿意陪同我去越南。
  “你们不知道我的心愿喔。”
  终于办好护照,我找到铁路国际旅行社,了解这次行程安排,导游小雷告诉我,这次是经北海由防城港海关进入越南芒街,然后去下龙湾,下龙湾游玩以后去越南首都河内,回程返回下龙湾。对这个行程安排我很满意。
  我问小雷:“可不可以在下龙湾游览结束以后,请假休息一天,等你们从河内返回下龙湾时我再随团。”
  小雷给我解释:“团队出境旅游是不能散团的,必须跟着团队走,因为出境客人走丢了我有责任。”
  “我知道了。”我心里暗暗地打着算盘,为了一个战友的嘱托,我可能要对不起小雷了。
  那是一个生死嘱托,在我的脑海萦绕了三十多年……
  
  二
  1979年3月上旬,我所在部队奉命前往越南芒街排雷,在雷区执行排雷任务时,老兵张嵩奋勇当先,第一个站出来,他对我说:“班长,我上,假如我有什么不测,你是我老乡是我的兄弟,你知道怎么办。”
  张嵩是个志愿兵,年龄已经25岁了,我有些犹豫。
  张嵩看出来了:“班长,我是共产党员。再说我在军校学习过排雷技术,比其他同志更有把握些。”情况紧急,我只好点了点头。
  听指导员在动员会上讲,在越南芒街战场上,越南当局最卑鄙的手段就是,在防守地区大量地放置地雷,特别是树木下面、水渠两边、上山的必经之路等。因为这是越南在对美国战争中积累出来的经验,现在把它用在了对付中国。所以越南军队埋的地雷炸死、炸伤了不少的中国的士兵和老百姓。
  为了减少这种伤亡,我军派出了大批的工兵排雷,来为我军开路。排雷这是一个危险性极高的工作,稍有不慎,就会带来粉身碎骨的灾难。所以,没有极高的心理素质是不能胜任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的。
  指导员最后还说:我希望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老同志在这次战斗中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冲锋在前、吃苦在前。同志们,祖国需要我们的时刻到了!
  张嵩因为参加过军区的排雷培训,技术过硬,当时被称为“排雷王”,多次立功受奖。几天来,他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全,来回地穿梭在雷区之间,用自己的双手挖出了600多枚地雷,不分白天黑夜,坚持在最前线,我们的工作已经为我军开辟了几公里的前进之路。
  可是这一次,我心里有着不祥之兆……
  “轰”的一声,打破了我的思考,硝烟四起,张嵩被炸成血肉模糊,皮开肉绽。由于距离爆炸点太近,我的耳朵听不见了,我还是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张嵩,张嵩……”张嵩在生命的最后一息睁开了眼睛,他颤抖地向我说出了最后一句话:“班长,带我回家……”
  我向他点了点头,我痛哭着呼喊他“张嵩,张嵩……”
  由于战场上的特殊性,带着张嵩继续前进是不可能的。我和战友夏涛用小铁锹简单地挖了一个坑,把张嵩放进去,身上盖了一层土,搬来一些石头,堆成了一个石头堆。又铲来一棵小树苗,栽在张嵩的坟头。我已是声泪俱下:“兄弟,等打完仗,我一定回来找你,把你带回家……”我特意看了看山下不远的地方有一条水渠。
  谁知部队撤军时,走的是另一条道,我们部队再没有机会回到原来的地方……
  
  三
  时光流逝,岁月悠悠。
  一晃三十几年过去了,我在张嵩坟前许下的诺言一直没能实现……但是那份承诺无时无刻不在撕咬着我的心。多少回,睡梦中,张嵩在我耳边说:“班长,带我回家……”每回梦中醒来我总是泪流满面:“兄弟,我对不起你呀!……”
  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去南疆,把兄弟带回来。
  随着一张退休证的到来,我办理好护照,我的南国之旅终于成行。
  到了广西北海,我无意欣赏那美丽的风景,随着旅游团队办理过关手续……
  导游介绍着“那是下龙湾最有代表的景点——斗鸡石。”
  面对下龙湾美丽的风光,我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但星转斗移,物是人非。当年我们满腔热血,风华正茂,荷枪实弹,乘着战车,在炮火硝烟中跨过边境。今天,昔日的战士已是两鬓斑白,步履蹒跚,在歌舞升平中再过国界。
  当天晚上,旅行团住宿在下龙湾,我悄悄地溜出来,在街上,我问一位挑着水果的大嫂:“火龙果多少钱一斤?”
  大嫂说着半生不熟的中国话:“五块钱一斤,买的多可以四块一斤。”
  “你这一担也就是三十多斤,也就是一百五十块钱。”我说,“我想打听一下,芒街你熟悉不熟悉?”
  “我娘家就是芒街的,芒街哪里我不熟悉呢。”大嫂说。
  “那,我有一件事拜托你,我有一个兄弟牺牲在那,我想找到他的遗骨将他捎回他的家。你如果能够帮助我,我给你五百元钱。”我说。
  “你这个人怎么对你的兄弟这么好,这么重感情啊,那明天怎么联系你?”大嫂愿意帮忙,也许是愿意要赚那五百元钱,这要把家里的水果买光了才能赚到五百元钱啊。在越南这是一个国家工作人员一个月的薪水啊。
  我说:“明天早上五点钟,我来这里与你会面好吗?”
  她说:“一言为定咯。”
  我递给她一张一百元人民币:“这是定金。”
  她说:“你太客气了,拿两个水果去。”我拿了两个火龙果,好在导游面前作掩饰。
  
  四
  第二天清晨,游客们还在梦中,我轻手轻脚地起床来到昨天晚上约好的地方,那位目睹过那场战争的越南老乡真的在那里等我,要给我作向导。我们先坐汽车来到芒街,然后找那个村庄,那棵大树,凭着记忆,凭着感觉,去追寻那早已模糊难辨的高山流水,辨别着似曾相识的峡谷丛林,向南方的方向,向有一条水渠的山上一直走去……
  想想当年铁血戍马、出生入死的战友,想想当年对战友的承诺,一切困难都不在话下……
  历经两天的寻找,终于找到了,找到了!当年的那堆石头,如今已被荒草覆盖;当年的那棵小树,如今正枝繁叶茂。山下不远处那条水渠还在。
  我已是老泪纵横,索性放声大哭:“战友,我来了,我来看你了,我来带你回家呀!兄弟,我没有失言,没有骗你,也不会不管你呀!兄弟,我来晚了,让你久等了,我对不起你呀!……”
  我用双手扒开石堆,里面露出一副白骨。我小心翼翼地把骨头拾起来,裹上红布轻轻地放入提包里,想一想当年一个情同手足的战友,今天已经是一把骨头,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
  我的眼前浮现出一幕往事:
  张嵩告诉我,他的未婚妻要来部队探亲了,我将这个消息告诉大家,全排沸腾了,大伙儿显得比自己来了亲人还高兴。副班长悄悄跟我说,班长,咱们逗逗老同志吧。我回答说,怎么逗?副班长在我耳边悄悄地说。我点了点头说:行,办利索点。
  那天,张嵩理发,换上新军装,整理得精神焕发就去车站接妻子去了。我们一帮人在师部家属招待所也忙得团团转。有的扫地,有的擦窗户,有的抬桌子。副班长说,大伙儿听我安排,小李把囍字贴在正面墙上,鲜花摆在桌上,还有喜糖,对!夏涛你去买喜糖。晚上大伙儿听我的,我主持婚礼,班长准备好讲话。我笑了笑表示赞成。
  新兵小李说,那他们结婚了,是夫妻要睡在一起的啊!副班长不无调侃地说,我们都没有结婚,不知道。你也没有结婚,怎么知道这么多?满屋一片哄笑声,有的跟着起哄,要小李介绍经验。羞得新兵抬不起头了,只好乖乖地按副班长的要求摆好床铺。
  当天晚上,张嵩和未婚妻来到布置一新的房间,惊呆了。未婚妻说:“班长,你们有没有搞错?我们的日子还没有确定呢。”
  副班长故作惊讶地说,哎,这是怎么回事?我可是听见老同志给班长说了,你的老婆来部队啊,班长说要当大囍事办啊。
  我也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是说要当做喜事办,你就真的当喜事办啦!
  副班长说:我怎么敢办走样呢。
  我回头问张嵩:“老同志,你看这怎么办呢?同志们张罗了一天。”
  张嵩红着脸说:“你是班长你做主。”
  “副班长!”我喊副班长:“这就看你的了。”
  副班长大声回答:“到!”
  “同志们,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我们的老同志张嵩的大喜事,我宣布:张嵩和嫂子的婚礼开始。”副班长大声宣布。
  张嵩把嫂子往前一推,说:“革命军人服从安排。”
  嫂子对张嵩说:“你倒是喜欢,反正下个月就是国庆节,我准备和张嵩下个月回家乡办喜事,没想到你们大家比我还急。”
  大伙儿笑得合不拢嘴。
  下面请证婚人,我们的班长讲话。我也就顺着这个安排讲了一些祝贺的话。
  那个晚上张嵩他心里透亮的,他只是笑,可最终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
  越南大嫂说:“别伤心啦,你已经完成了一桩大事。我们该回下龙湾了。”
  我擦干眼泪,跟着大嫂返回下龙湾……
  第三天,我在下龙湾宾馆等到了旅行团从河内返回,导游小雷看见我就劈头劈脑地说开了:“没见过你这样不遵守纪律的人,都不说一声……不知道搞什么鬼名堂去了?提包里装的什么走私货?”我默默地没有吱声。
  也有游客指责我:“有事应该说一声嘛。”
  我苦笑着说:“说了这件事就办不成了。这是一个战友的嘱托,我完成了一个昔日的承诺。”
  到了越南海关,海关人员例行检查。当海关人员打开提包看见里面装的是一副人骨时,惊得呆了!游客们也非常吃惊,我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海关人员也非常感动。他们当即向中国海关通报了一个中国退役军人为了一句承诺,万里寻亲,带战友回家这一动人故事。导游小雷了解到真实情况后脸上红通通的,小雷含着泪对我说:“对不起,叔叔。我不知道是这样的情况。”
  游客们都深深地感动,一个个游客来到我面前与我握手。
  “大家看见没有,这就是鲜血凝成的战友情!”跟我一起住宿的游客大声说。
  
  五
  中国海关。
  “唱亲人边防军,军民鱼水情谊深,情谊深……”中国海关正在播放李谷一的歌曲《边疆的泉水清又纯》。
  “战友,你回家了!”我欢呼着。
  我们回来了!
  
  2018.1.15莱茵书屋   

1979年2月18日,我某集团军奉命割裂越军330师,部队在穿插途中遭到越军的疯狂阻击。我军在向敌人发起最后冲锋时,我某集团军一师三团二营一连二班新战士朱军脑部中弹。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向将他抱在怀里的班长蒋福明说出了最后一句话:“班长,带我回家……”说完闭上眼晴。蒋福明满脸泪水答应了朱军请求“放心战友我一定带你回家。”由于战场上的特殊性,蒋福明想带着小朱赶路是不可能的,他和战友一起用小圆锹简单地挖了一个坑,含泪把小朱放了进去,身上盖了一层土,搬来一些石头,堆成了一个石头堆。又铲来一棵小树苗,裁在小朱的坟头。蒋福明声泪俱下:“兄弟,等打完仗,哥一定回来找你,把你带回家……”谁知部队打完仗撤军时,走的是另一条道,蒋福明再没有机会回到原来的地方……也就不可能带朱军回家。
  后来,蒋福明退伍返乡,回到了山东老家,组织上把他分配到拖拉机厂。
  再后来,蒋福明下岗了,为了养活老婆孩子到处给人打工,在人生的道路上打拼着……
www.041.net,  一晃三十几年过去了,蒋福明在小朱坟前许下的诺言一直没能实现。
  时光的流逝,不但没有淡化蒋福明的记忆,而且那份承诺象虫子一样,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他的心。多少回,在睡梦中,小朱在他耳边说:“班长,带我回家啊……”蒋福明梦醒来泪流满面:“兄弟,哥对不起你呀!……”蒋福明暗下决心:有生之年一定去趟南疆,把兄弟带回来。
  经过几年打拼蒋福明的公司初具规模,经济上有了保障,他和战友们酝酿着做些帮助烈属的事,几经周折他找到了朱军父母并给他们养老送终,把朱军唯一的妹妹安排到自己公司工作。
  2014年,结在蒋福明心头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他把公司暂交战友帮忙打理,叫上了几个一起参战的战友,办理了出国签证。他带足了钱,向越南出发。
  到了广西,蒋福明出资聘请了越语翻译。他与战友们一踏上越南国土心潮起伏,思绪万千,星转斗移,物是人非。当年他与战友满腔热血,风华正茂,荷枪实弹,乘着战车,在炮火硝烟中取得了胜利。今天,他与战友已是两鬓斑白,步履蹒跚,年过半百。蒋福明心里明白,他这次再不来以后就没有机会,老了没有力气来找战友了,承诺也就无法兑现了。
  到了越南,蒋福明高薪聘请到当地一名参加过那场战争的越南老乡作向导,凭着记忆,凭着感觉,去追寻那早已模糊难辩的高山流水,辨别着似曾相识的峡谷丛林,向大山深处一直找下去……
  蒋福明与战友们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碰上多少危险,遇到多少困难,已无法说清了。当年许下的承诺一定要找到战友的信念,支撑着蒋福明与战友们,想当年铁血戍马、出生入死,这么艰苦都坚持下来了,现在和平环境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
  蒋福明与战友们历经一个多月的寻找,终于找到了,找到了!当年的那堆石头,如今已被荒草覆盖;当年的那棵小树,如今正枝繁叶茂。
  蒋福明老泪纵横,大放悲声:“战友,我来了,我来看你了,我来带你回家了!兄弟,哥没有失言,哥没有骗你,哥不会放下你不管你呀!兄弟,哥来晚了,让你久等了,哥对不起你呀!”
  蒋福明扒开石堆,露出一副白骨。蒋福明小心翼翼地把骨头拾起来,轻轻地放入早已准备好的提包里,照原路返回。
  到了越南海关,警察例行检查。当海关人员发现蒋福明提包里装的是一副人骨时,惊呆了!当弄明原委后,海关人员非常感动。他们当即向他们顶头上司与我中国海关总署,通报了一群中国军人为了当年战场上的一句承诺,带战友回家让人催人泪下的故事。中国海关总署向上级做了汇报。经过几天焦急等待,蒋福明一行终于等来放行通知,蒋福明与战友们可以带朱军回家了!

本文由www.041.net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班长带我回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