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41.net|新萄京www041.net_澳门新萄京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集团文学

当前位置:www.041.net > 集团文学 > 十二点电话铃声

十二点电话铃声

来源:http://www.yamatoshokai.com 作者:www.041.net 时间:2020-02-26 21:35

  庸友    文/漓渊    阿庸出了公司的大门,心跳的起伏蔓延至双手的颤抖。然后,手心握紧了潮湿,眼角却失去了温度……    【阿明·】    天的一角被掀开,光亮趁隙而入,很快天空就被豁开一个大裂口,弥漫的晨雾与微光掺搅一起,在街边涌起。    我走出小巷,来到街摊旁边吃起刚买的早餐。这个小巷就像是一块缝在华美袍子边上的破旧补丁,气息奄奄的缱绻在商贸繁荣的小城的最西边。由于高楼林立,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最晚看到太阳东升,却不过半日又会见到它沉入更西边的山脊里。    看见那些在街摊上挤着吃饭的人们,一种厌恶感油然而生。我对这个贫民窟里的人痛恨至极,家旁的小巷里每天都会被他们堆出各种各样的东西,吞噬着本属于我的空间。每当擦着廉价香水的女人们走过,空气仿佛都会因为那股粘稠而窒息。而喧嚣的叫卖声又让这里混乱不堪    路边的站牌挤满了等车的人,每次看到有人排队挤车的时候,脑子里都会想起当年家人送别自己的画面,像是快速播放的电影,就连对白也听不清楚。我已经不知平庸了多少年了,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记忆封存在了站台,远方开始于人海,而天堂却错过在了每一个漂泊过的地方。    几年前我在这里停了下来,还没等看清繁花似锦,开败的木棉花就已躺满了小巷里的石板路。孤独、贫穷陪伴这我,我很无奈,也很无聊。不愿想起任何事情。    这时,耳边扯进车笛声,还未等反应过来,一个沉闷而含混的声音透过渐亮的晨光从车窗中传了出来,这声音来自我唯一的朋友——阿庸,我和阿庸有一间做油纸伞的工作坊,近来刮起的复古风给我们带来了一点收益,今天要与3T公司签订合同。听到招呼声后,我很快上了车。回头望,丑陋的高压线分割着小巷的天空,我咽了口唾沫。    一路上,阿庸并没有和我讲有关合同的事,他出奇的安静,看着面无表情的阿庸,我总觉得他像一只塔尖处的鸟,叫声悲怆,宛如荆棘鸟,我知道阿庸命苦,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抛弃了他,而我的记忆也就开始于那时候,我们从街边的一头飞奔到另一头,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时间在寻觅的目光下匆匆流过,一路上,我们互相照应,患难与共。    在良久的沉默之后,阿庸终于开口说话了,他问我是否还喜欢小玲。我不知道怎么说,只觉得心像是被吸进了黑洞,明明有光,却一丝也找不到。阿玲是我喜欢的一个女孩,我的很多努力都是为了她,但阿庸告诉我一直有人在追求小玲,我不相信,直到某一天她的指上多了一枚戒指,阿庸说是一个男人送的,戒指上的蓝宝石象征爱的约定。我摇了摇头,索性不去回答。    车子行驶了很长时间,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阿庸接起后,本就有些僵硬的表情有些细微的变化,我看他脸色铁青。半响,手机在他耳旁滑落,喉结颤抖,用近乎沙哑的声音对我说道:    “阿明,他们不签了……”    窗外的车笛声一阵阵的响起,像是挑衅,或是嘲讽……    之后的几天里,阿庸一直在酗酒,他没告诉我电话里对方都说了什么,我也没心情去问。我并没有和阿庸在一起,我一个人在家,想了好几个夜晚。后来,我接到了一个电话,阿庸打来的——小玲要结婚了,我很谢谢阿庸,然后做出了一个连我都想不到的决定…...    喧嚣的弄堂在晚上格外的静谧,偶尔划过的夜航频闪点缀着这片星空,陌生又熟悉……    等到下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我想我已经打包好了行囊,我甚至可以看到双脚迈出大门的时候身后的影子突然被割裂的样子,就像人死去时离开身体的灵魂,带着恍恍惚惚的伤心和未知的凄凉。    【阿庸·】    今天我起了个大早,筹备了一个月的计划就在此一举了。很多时候我都在想,自己和阿明就像两个相依为命的痞子一样在这里沉默地笑,然后矫情地哭,吵吵闹闹地过了一天又一天。这么多年,或许阿明已经习惯了和自己一起在这个城市里闲逛,可我不想让日子就这么碌碌无为地盘旋在城市上空。我讨厌贫穷,讨厌这个古老到连石头都开始风化的房子,我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昨天快要黄昏的时候,天空有些暗红色边的云彩,像是天堂着了火,今天的雾格外的沉重,我打好车,向阿明家驶去。    在那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弄堂里看到他,我仔细地盯着他看,不知怎的,突然有种感觉:这家伙和我一样讨厌贫穷,讨厌这个弄堂。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冲他喊一声,把他招呼进车中。一股略微带着寒意的水气弥漫开来笼罩在车窗。一路上,我什么都没有说。阿明或许会很奇怪吧,奇怪我为什么不和他讨论有关合同的事情……他不知道我根本就不会去签什么合同。    这一路上,我想了很多东西,我想起我们刚来到这里的情形。    ——我和阿明刚出车站,就被整个城市遮天蔽日的结构吓住了。那个时候阳光比现在还要耀眼,阿明一半在阴影里,一半阳光照耀。而我身上的所有地方都像约好了一样一起悸动起来,肌肉血管神经全部细小而微弱地跳动着。后来,我们以做油纸伞为生,我们每日每夜的工作。阿明说他是为了一个叫小玲的女孩。我见过那女孩,她经常偷偷问我阿明都喜欢什么,我猜他是真的喜欢阿明。就这样,我和阿明日复一日的重复同样的工作,终于,一个月前一家公司看重了我们生产的伞,想与我们合作。阿明说他不会交谈,就让我主要负责和公司联系。交谈中,我和对方的良经理成了很好的朋友,我们开始谈一些生活上的事,他告诉我他不喜欢这个职业,如果可能的话,他会辞职,这公司是他父亲的,而他父亲却在半年前去世了,从他一些片段的叙述中,我突然意识到,这些情景与我母亲给我的记忆一样,我全身一震,一种想法在脑中迅速萌芽。    和阿明合伙做生意,利润甚微,我不满足……也就是从那时候,我的计划开始了。    有一天,我和阿明在一起吃面。    “哎,阿庸,我觉得你和那公司的良经理眼睛和脸型好像啊。”阿明嬉皮笑脸地问道。    “啊?有吗……净瞎扯。”我手一颤,支支吾吾的应承了一下,赶紧转移了话题,转而问道:    “你怎么认识他?”    “……那天……”    我没有心思去听,只是想把这话岔开,后来我们又说些女人、金钱,阿明说的不亦乐乎。本以为阿明会问这问那,现在看来,我的顾虑是多余的了。他的声音好像被吹散在了空中,没有一点痕迹。    再后来,我学会开车,租了一辆车接阿明与3T公司签合同,车行驶的一路上,我们都很沉默。为了接下来的计划,我还用小玲试探了他一下,他果然中计。计划进行得很顺利,手机闹铃在该响的时候响了起来,我虚张声势的接起,然后骗阿明我们的合同泡汤了,阿明那个傻子还不知因果就来安慰我。接下来,我一连几天装作颓废不已,其实,我是想让阿明在我身上看到我——有多绝望,有多无助。还好,那个怂货没让我失望,一连几天不出家门,我想是时候让他老回家了,然后,我拨去了一个电话……    阿明终于决定回老家了,火车站里,阿明和我道别,这是否会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在我面前。阿明眉眼低垂。我们彼此目送,笑容凝固在脸上,很快笑容变换了弧度,离别覆盖在眼角,潮水却已在心头此起彼伏。他转了身,我低下了头。    我心底无数次喊着:“对不起,阿明,对不起,阿明,对不起,阿明……”泪水如破堤的潮汛漫上了整张脸,记忆如洪水从人海席卷而过。而我,把阿明骗走了。    之后的事情就更加顺利了,我和公司在恰当的时间签订了合同,半年后,经理因为不喜欢这份职业而辞职。我在他的引荐后顶替了他的位置。接下来,我该考虑的就是如何证明我是这座公司的法定继承人了吧……一切如我所料。不过颇感惊奇的是小玲结婚了,新郎当然不是阿明。其实,阿明真可怜,我只告诉他小玲带了戒指,却没说戴在了无名指上。    【阿明·】    大雾总是弥漫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候鸟的翅膀匆忙地出现在了天空,剩下无法启齿的回想。城市的变迁翻天覆地。年青人把黑天当做白天,老年人把白发染成黑发……世界颠倒前后,只剩孤独的灵魂还在忏悔曾经的曾经。    我看见报纸——“3T公司现任经理良庸涉嫌经济诈骗罪,已被拘捕……”    我点起烟,冷叹道:    “阿庸……”    这时,手机响起。我接起电话,听筒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是良经理……    “阿明,看到良庸涉嫌经济诈骗的新闻了吗?你朋友已经被抓了……”    我没有说话,其实一开始我就感觉良经理和阿庸很多地方都很像,起初,因为阿庸,我认识良经理,和良经理交往,也是从谈阿庸开始我讲了一些阿庸小时候的经历,良经理意识到阿庸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    后来良经理单独找到我。我一头雾水,良经理对我说:    “……我要对我家族的财产、名誉负责……我和你做一笔交易……”    我看着眼前的人,嘴唇长久的不能闭合。接下来的事情,我一直犹豫,直到有一天我和阿庸在一起,我打趣道:“阿庸,我觉得你和那公司的良经理眼睛和脸型好像啊……阿庸的表现让我感觉到他也有自己的计划。唯一的朋友耍我,我很愤怒。于是,一狠心,就帮良经理做了下去,甚至他签的合同都是我假造的。我们各怀心事,我们有泪不知为谁流,我们的笑不知因何而笑。    离开阿庸后,我一直都在这座城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等待着今天。可怜的是,他还完全不知道。    接到良经理的电话我有些麻木。    “你的目的达到了,你满意了吧……”我说。    “谁说的,你不是还知道好多他小时候的事吗……”听筒里传来似笑非笑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半响,传来几个字,刺得耳朵发痛    “你做的假合同还在我这里呢。”    我只感觉心头一震,刚要说话,外面闪烁的警灯却透过窗,亮的刺眼……    我唯一的朋友——阿庸在哪?

玲困扰得很。倒不是一般高二女生那些玫瑰色的憧憬还是期待什么的,而是从明天起连考四天的期中考。

而爸妈那副讨厌的嘴脸似乎又浮现在眼前:

奇怪一样都是姊妹你为什么就不能学学你姊姊啊?成天摸东摸西的,一点也没有女孩样!!当初怎么会生下你这种孩子的!真是!!然而越是抬出她那会念书的姊姊,小玲就越是想反抗!

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念书,姊那么爱念书,那你就叫她顺便替我念吧!哼!虽然赌气地甩上了房门,小玲还是摊开了课本,只可惜相看两不识,整本书就像是天书一样。于是虽然明天就要期中考了,撑着下巴坐在书桌前的小玲,心里却只是一派地胡思乱想,神游天际。不知不觉地眼皮就慢慢地阖上了。

当、当、当客厅里的壁钟沉沉地敲了十二响。

铃铃铃就在最后一声钟响结束时,电话铃响了起来。

吓我一跳!电话铃声怎么这么大啊?差点给吓破胆。

小玲没好气地走出房门,接起了话筒。

喂?

小....小玲吗?是我啦....话筒那端传来低沉却似乎很熟悉的声音你现在还在念书啊!平时不烧香....现在得要抱佛脚了吧........

小玲觉得好象是很熟的声音,可是不知怎地就是想不起来是哪一个....

大半夜的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还有你哪位啊?

先...把我说的抄下来....我保证你....明天的英文考试没问题。

什么?真的吗?

小玲一听到可以让她考试嗨趴这句话耳朵都竖了起来,连声音的主人是谁都还搞不清楚就赶忙准备了铅笔和纸。

嗯,你说吧。

仔细记下来喔。3,1,1,2,4,3,4她催促着小玲记下所有的数字。

都...写好了吗?那么..明天好好考喔。我会再打来的,一定要你接喔。那么....byebye....

啊,等一下

喀!地一声电话被挂断了。

(是谁的声音啊?这个明明像是考试的答案嘛。去哪里找来这些答案的啊?)

小玲完全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呃?难道是有人恶作剧?可是好象也不会有人这么无聊吧....)

小玲心想反正这次考试已经一蹋胡涂了,干脆来个死马当活马医,于是开始背起这些数字和单字。

第二天小玲一大早就到学校去了。接过试卷一看。这怎么可能??前四题虽然都是小玲会的题目,然而可怕的是竟然和昨天那个女生所说的数字一模一样。(这么一来昨天她说的数字的确是正确的答案。)

本文由www.041.net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十二点电话铃声

关键词:

上一篇:说走就走——《西藏》(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