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41.net|新萄京www041.net_澳门新萄京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集团文学

当前位置:www.041.net > 集团文学 > www.041.net第十六章 麻烦不断 无花蔷薇 李李翔

www.041.net第十六章 麻烦不断 无花蔷薇 李李翔

来源:http://www.yamatoshokai.com 作者:www.041.net 时间:2019-06-07 23:56

    睡梦中一直觉得渴,喉咙干涩嘶哑,再怎么着急也喊不出声音,残缺的片段,来回晃动,满心的惊慌失措,惶惶然不可终日。可是因为身体实在太累了,一直睁不开眼睛。恍惚中似乎听到有人问我要不要喝水,我闭着眼“恩哼啊哈”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直到嘴里流进一股清凉的液体,人才逐渐清醒过来。我浑身无力的睁开眼,看见自己倒在宋令韦怀里。他一手抱住我的肩,一手拿着杯子正喂我喝水,见我醒来,轻声问:“还要不要喝?”

周日晚上,大家一脸无奈的带好饮料食物,准备通宵奋战。其他专卖店的灯全熄了,就只有我们这里的灯光穿透黑暗,有些落寞凄凉的打在人身上。我打了个哈欠,戴上手套,准备登上架子搬衣服。电话在角落里响,我只好又跳下来,胡乱找了一通,是宋令韦。“喂,这么晚了,有事吗?”他问:“你现在在哪?怎么还没下班?”我说:“哎?你怎么知道我还没下班?” 他没回答,只问:“你什么时候下班?我来接你。”我告诉他:“我们今天盘货呢,可能得通宵。你有什么事就在电话里说吧。”他顿了顿,忽然说:“没事,就想看看你。看看你辛苦工作后一脸疲惫却微笑的样子,让人觉得敬佩,是那么的光彩炫目,还有——,还有你其他的样子——,不,不,不,没其他的,我也还没下班,不想回去,整个公司大概就只剩我一人了,冷清清的,有些伤感,所以想找个人说说话。”我的心瞬间像浸在温热的泉水中,汩汩的泉水从地下冒出来,轻轻洗刷过全身,我微笑说:“原来你也在加班,我本来还郁闷的不得了,现在知道有个陪葬的,心里平衡多了。” 他轻笑出声,问:“你要通宵工作吗?”我说是。他说:“你看的见我们大楼的灯火吗?二十五层,我正站在窗外看着你呢。”我不知道他今天晚上为什么分外伤感,语气却是这样的让我砰然心动。我在专卖店里,当然看不到外面的景物,可是跑到漆黑的走廊尽头,投过落地的玻璃窗,抬头看远处星星点点的微光,其实什么都看不到,只有空茫的迷糊,以及无数的暗影,并不觉得压抑可怕,反而觉得朦胧的可爱,隐隐透露一种暧昧的心动。感觉上像忽然拉近了许多,他的声音仿佛就在耳朵底下回响。或许是黑夜让人更加坦诚真实,更加脆弱感性。我只轻轻的“恩”一声,没说其他的话。 他也没再说话,维持这种安静宁谧的气氛。我忽然希望此刻就是天涯海角,宇宙洪荒的尽头,刹那就是永恒,一点一滴就是完整的一生一世。根本不知道过去多久,恍惚中好像听见有人在大声叫我的名字,才回过神低声说:“我要工作了,大家都在等我呢。”他也只是轻微的“恩”一声,半晌后说:“我今天也要通宵工作。”可是他刚刚还说要来接我下班的,可不可以理解为是陪我呢?当然也有可能是临时改变主意了,可是不管怎么样,我是笑吟吟,暖烘烘的挂了电话的。 忽然充满了旺盛的精力,觉得盘货这种繁重琐碎的工作也不足为怕了。率先脱了外面的毛衣,只穿一件暗红色格子厚衬衫,卷起袖子开始搬货。珠珠和乐乐她们一个翻标签,一个扫码。我然后又将扫完码的衣服搬回货柜里。扫累了就聚在一块吃东西,说说笑笑,互相打闹,有些放肆,与平时截然不同,倒也有滋有味,算是苦中作乐。可是等到清算结果出来,我一整个晚上积聚的好心情全都不翼而飞了。 我吃惊的叫起来:“少了整整三大箱衣服?有没有落下没算的,再算一遍!”然后大家又扫了一遍,还是一样的结果,我不能接受,瞪着眼亲自上阵,对了一遍数据,还是没错,人人心情瞬间沉到谷底。我几乎不敢相信:“怎么可能少这么多的衣服?”我们中间不可能有谁能带衣服离开,大家下班都是要互相查包的,规矩很严,就是为了防止丢衣服这类事件的发生。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天!现在该怎么办?尤其是我,库房就是我的职责,少什么东西全部惟我是问。如果情况坏到真要我赔的话,我怎么赔!那些衣服,一件就顶我一月的工资了,我还不得去跳楼!店长阴沉着脸看着大家,沉声说:“我在博思工作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丢这么多衣服的。好了,不管怎么样,大家辛苦了一整个晚上,先回去休息,再等公司的处理。” 我惶惶的拉住店长问:“店长?公司会怎么处理?”她皱眉盯着我:“木夕,这么大的事,你以为公司会怎么处理?按照规定,那就是丢多少就得赔多少,合同上全部写的清清楚楚。以前也出过这种事,有人不满,干脆辞职走人,想一走了之,最后全部被告上法庭了。”我吓的出了一身的冷汗,焦虑的说:“可是怎么会丢这么多的衣服?这简直不可能!所有的出货,入货都是有记录的,从来都没出过差错,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店长冷冷的看着我,说:“木夕,那这就得问你了。库房一直是你在管,钥匙也是由你拿着,丢不丢也只有你最清楚,衣服总不能变魔术一样凭空消失。” 我气的肺都要炸了,听她这话好像怀疑到我头上,是我故意把衣服弄丢似的,我有必要做这种搬砖头专门砸自己脚的事吗?我木夕若想作案,需要用的着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再多说什么也没用了,事情已经发生,只能想办法尽快解决。怎么会平白丢了那么多的衣服?一定要查出来,我不想一边背黑锅,忍受其他人的猜疑,一边还要受公司的胁迫,冤枉的赔钱。这真是哪飞来的横祸呀!我怎么就连做个小小的库管还有这么多的事?真是倒霉透顶! 我垂头丧气,手插在大衣口袋里怏怏的出来,天色大亮,路上已经有来去匆匆的行人。碰到倚在车门外抽烟的宋令韦,我也懒得问他为什么专门在外面等我,冲他囔囔:“你又干吗?”他转头看了我一眼,说:“怎么了?吃了炸药一样!我一大早的特意跑过来等着送你回去,你至少也该高兴高兴。”我垂着肩,有气无力的说:“有什么好高兴的!我烦的事多着呢。”他柔声问:“出什么事了?” 我连搭理他的力气都没了,闷闷不乐没有说话。他走过来拍我的肩,说:“好了好了,不管出什么事,先去吃饭。忙了一整夜,早就饿了吧。”我经他提醒,才发觉自己又冷又饿,又倦又累,跟着他上了车。他带我去城中大饭店喝粥,滚热香浓粘稠的大米粥端上来,我埋头喝了整整三大碗,才缓过气来,无奈的告诉他:“我们昨天不盘货了吗?查出来少了很多衣服,公司要让我们自己赔。” “哦?”他停下筷子,看着我说:“是要你一个人赔还是大家一块赔?”我摇头:“不知道。其实丢了衣服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按理说应该大家一块赔。可是刚刚就为这事大大吵了一架,收银的说这事跟她完全没关系,为什么无缘无故的要赔钱?卖场的人说衣服是在库房丢的,跟她们在卖场工作的没关系,也不肯赔钱。看大家的意思,这事是我一个人的责任,连店长也没出声。”我很有几分气愤,其实世上的人和事大都不过如此。 他想了下,问我:“怎么会丢这么多衣服?”我皱眉说:“不知道。如果说丢一两件还情有可原,可是丢了整整有三大箱衣服,我就一直觉得邪门,怎么可能丢这么多!简直是活见鬼了!”他思忖了下,又问:“库房的钥匙除了你,谁还有?”我叹气说:“库房谁都能进,大家都躲在里面吃饭换衣服的。钥匙的话除了我,店长也有。我们上下班都有严格的规定,随身大件物品都要搜查的。” 我忽然想起前几天一大早在地上拣到衬衫一事,咬着唇不怎么肯定的说:“我一直怀疑是内部的人顺手牵羊偷了,不然不会丢这么多。不过也不一定是我们专卖店的人,也有可能是商场里的人。衣服丢的很有技巧性,是这款丢两件,那款丢两件,一时间几乎让人察觉不出来。这事实在蹊跷。”他点点头,说:“既然一时找不到原因,可以先从结果找起。” 我抬起头,不解的看着他,问:“这话怎么说?”他交叉双手放在桌子上,望着我的眼睛缓缓说:“衣服这种东西,一下子丢这么多,人家总不可能偷回去自己穿,一定要通过其他途径销售出来。你们这个牌子一般的小市场并不多见,在专卖店寄卖的可能性也很小。对方如果急于出手的话,最可能的方法还是在网上贱价拍卖。因为数量不多,不可能在全国范围内拍卖,所以寻找的目标只要锁定北京就够了。” 我听他有条不紊,娓娓道来,大有豁然开朗,茅塞顿开之感,随即又为难的说:“那么大一网络,大海捞针般,怎么找?而且对方也不一定急着脱手。如果是经验老道的惯手,一定会等风头过去再出手不迟。”他笑说:“我们可以试试。对方如果是经验老道的惯手,就不会留下这么多线索,而且还只偷三箱而已。”我觉得他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是还是没什么精神的点点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纸上谈兵的事谁不会说呀。 他笑笑安慰我:“好了,既然有眉目了,就别再烦心了。”我还是高兴不起来,哪有那么凑巧的事呀,偏偏就被我撞上了。想到要赔一大笔的金钱,我一颗心就直往海底沉。他用筷子敲我的指尖,连声说:“好了好了,别苦着一张脸了。这事我帮你查查,让人留意留意。一有消息,立即通知你。”我眨眨眼睛,无力的“恩”一声,然后说:“你还要不要上班?我一整夜没睡,想回去睡觉。”他穿上外套送我回去。 我靠在车上一直打盹,反正也没心情说话。感觉车子停下来,我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揉着额头问:“到了?”随口说谢谢,推开车门就跳下去。手习惯性往肩上一摸,立即转身,拼命朝已经缓缓开出去的车子挥手。快步跑上前,喘气说:“我包忘拿了。”他搜寻一翻,然后说:“车上没有哇。”我不信,爬上车到处都翻遍了,还是没见着。怔在那里,仔细回想,然后说:“一定是落在刚才吃饭的地方了。你能开回去找找?” 他看着我说:“我就一直没见你拿包。”我呆了,问:“我出来就没带包?”他肯定的说没有。我哀叹一声:“难道是落在店里了?”世上的事怎么都是祸不单行呀,现在我怎么回去?钥匙,手机,钱包全部都搁包里,身上什么都没带,就带了个大活人出来。我咬着唇无助的看着他,想了下说:“借你手机用一下。”拿着他手机拨弄了半天,还是想不起来电话号码。问他:“你有我店里的号码?”他看了我一眼,说没有。 我祈求的看着他问:“你回去上班吗?要不顺带捎我回去。”他指着自己眼睛说:“你看我,工作了一天一夜还回去上班?我又不是超人。”他眼睛里确实满是血丝,脸上也满是疲倦的神色,我刚想问他借钱。他打了个哈欠说:“你不说困了吗?我也累了,谁还有那力气来回跑。我收留你一天吧,房间虽小,睡个觉的地方还是有的。”不等我回答,动作利落的发动车子,没有再看我一眼。 他那种语气神态,弄的我心里惴惴的,又不好强迫他开回去。唉——,算了算了,先睡一觉再说,真是折腾累了,我还怕他不成。跟着他来到市中心的黄金地段,车子停在地下车库,然后直接上二十九层。我瞪着他所说的“房间虽小”的连通式公寓,浴室就有三个,房间里套房间,走迷宫一样,我有些弄不清楚方向。沙发和床到处都是,报刊杂志,衣服杂物随便扔在地上,有些凌乱,左右两边各有一个阳台,抬眼看去,几乎半个城市尽收眼底。 他打开门问我:“你想睡哪个房间?”我想了下,说:“要干净的,舒服的。”他笑:“所有的房间都很干净,最舒服的自然是我的卧室。”我白了他一眼,眯着眼说:“随便,随便,不是睡地板就行了。”他领着我到最外边的房间,整片的落地窗,大片刺绣的厚窗帘,折叠在一起像层层的波浪,真是奢侈。光线很好,整个人感觉像踩在半空中漂浮一样,最重要的是床看上去又软又舒适。我衣服也不脱,将被子往身上一扯,说:“我要睡了,你这里可真舒服。” 他笑说:“包的跟粽子一样,也睡的着?”然后走到衣橱里找出一件衬衫扔给我,说:“这是你给我挑的,还没穿过,当睡衣总不过分吧。”不等我赶人,主动说:“暖气够不够?把空调打开吧。”走到门边按了键,顺手带上门出去了。我拿着衬衫,犹豫了一下,还是换上了,盖的严严实实,睡的天昏地暗。 睡梦中一直觉得渴,喉咙干涩嘶哑,再怎么着急也喊不出声音,残缺的片段,来回晃动,满心的惊慌失措,惶惶然不可终日。可是因为身体实在太累了,一直睁不开眼睛。恍惚中似乎听到有人问我要不要喝水,我闭着眼“恩哼啊哈”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直到嘴里流进一股清凉的液体,人才逐渐清醒过来。我浑身无力的睁开眼,看见自己倒在宋令韦怀里。他一手抱住我的肩,一手拿着杯子正喂我喝水,见我醒来,轻声问:“还要不要喝?” 我迷茫的摇摇头,才想起是在他家里。呼着气问:“现在是什么时候?”身体一阵燥热,时间肯定不早了。他说:“已经下午三点了。”我有些吃惊,“我睡了这么久?为什么不叫我起来?我本来还要上班的。”他看着我说:“你累了,该好好休息,请假吧。”我忽然很想公司炒我鱿鱼,这样就不用莫名其妙的赔钱了。泄气般重新倒回床上,没有起来的意思,现在的我哪还有心思上班呀! 看见桌子上开着的手提电脑,愣了一下,他什么时候进来的?看样子我真是睡死过去了。他走到我床边,摸了下我额头,皱眉说:“这么烫!”我说:“屋里太热了。”可是鼻子却塞的厉害,呼吸有些不畅。他也只穿一件衬衫,敞着领口,上面两个扣子都没扣,露出性感的喉结和平滑的肌理。他拿出一瓶液体,说:“喝了吧。”我看着上面奇怪的文字,好奇的问:“干什么的?”他说清热降火的。淡淡的甜香在嘴里流动,一直流到心里,流进四肢百骸。 他在我床头坐下,伸出手将我抱在怀里。我觉得姿势太过奇怪,而且是这样的——暧昧,正要挣扎。他叹息一声,问:“做梦了?”我浑身僵了一僵,几不可闻的“恩”了一声。他下巴摩挲着我的头发,声音喃喃的传进耳朵里:“做了什么样的梦?可不可以说一点出来?”我瞬间觉得不安,拉着被子,主动往他身上靠,闭着眼睛说:“恩,也不算是梦,都是些以前的事,零零碎碎的。” 他柔声诱哄我:“那——,还记不记得是怎样的?”我懒洋洋的说:“不大记得了。”他顿了顿,干脆直接的问:“你以前跟着周处是怎样过的?”我歪着头倒在他肘弯里,说:“就那样过呀,跟平时一样,还不是吃饭睡觉。”他显然不满,惩罚似的咬了一口我的耳垂,我忍不住颤抖,像被实验室里的静电打了一下,浑身酥麻,有瞬间的瘫软,立即挣扎着要跳起来,生气的说:“宋令韦!”他按住我,连声说:“好好好,我不动手动脚,可是你也要乖乖的才行。” 我没奈何,这个奸商!眯着眼徐徐的说:“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我很小就认识周处。我不知道他家跟我爸有什么关系,他一直都称呼我爸为舅舅。后来他唯一的母亲去世了,就跟着我爸经商。我爸说他年纪太小,十几岁的小孩应该去念书才对。他自己选择去念武术学校。那个时候我才上小学,听别人说他要去少林寺学功夫,觉得好神气呀,羡慕的不得了,跟在我爸后面一直吵着也要去。我爸被我吵的没法子,就让司机把我顺带也捎去了。我在那荒芜人烟的鬼地方待了三天,还是被人伺候了三天,然后死活不肯再待下去。他在那种地方待了整整三年,期间没有回来过。” 宋令韦“哦”一声,手指插进我头发里,像在替我按摩。我舒服的喟叹出声,接下去说:“他从武术学校回来后,就没再跟着我爸了,开始在道上混,跟我们家的联络也越来越少,林家一直都只是做买卖的,也不好和他牵扯上关系。好几年过去啦,在我们那一直都听到大家不断提起周处的大名,不过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跟林家关系匪浅。” 他说:“是吗?那后来你又是怎么跟着他的?”我伸了伸懒腰说:“那后来又是后来的事。我念书的时候哪会去理会这些事呀,别人津津有味的说,我就当听故事一样,听过就算。”他不高兴的说:“林艾,你又不乖了。”我抬手拢了拢乱七八糟的头发,嘀咕:“我怎么不老实了?周处的底子都说出来了!”他手在我脖子处来回游移,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带着轻微的挑逗,慢慢说:“我只想知道你跟着他那段日子是怎样过来的?” 我有些抗拒,想要翻身爬起来。他并没有阻止,以极其诚恳的表情低头看我,说:“不可以说一点吗?”表情是那样的虔诚,眼神是如此的蛊惑,我实在禁不住他那样看我的眼神,像无边无际的深蓝色海洋,瞬间迷失了方向。开始娓娓诉说心中梦魇一般的故事,现在想起来,真的是恍然如梦了!

    他那种语气神态,弄的我心里惴惴的,又不好强迫他开回去。唉——,算了算了,先睡一觉再说,真是折腾累了,我还怕他不成。跟着他来到市中心的黄金地段,车子停在地下车库,然后直接上二十九层。我瞪着他所说的“房间虽小”的连通式公寓,浴室就有三个,房间里套房间,走迷宫一样,我有些弄不清楚方向。沙发和床到处都是,报刊杂志,衣服杂物随便扔在地上,有些凌乱,左右两边各有一个阳台,抬眼看去,几乎半个城市尽收眼底。

    我忽然想起前几天一大早在地上拣到衬衫一事,咬着唇不怎么肯定的说:“我一直怀疑是内部的人顺手牵羊偷了,不然不会丢这么多。不过也不一定是我们专卖店的人,也有可能是商场里的人。衣服丢的很有技巧性,是这款丢两件,那款丢两件,一时间几乎让人察觉不出来。这事实在蹊跷。”他点点头,说:“既然一时找不到原因,可以先从结果找起。”

    他没回答,只问:“你什么时候下班?我来接你。”我告诉他:“我们今天盘货呢,可能得通宵。你有什么事就在电话里说吧。”他顿了顿,忽然说:“没事,就想看看你。看看你辛苦工作后一脸疲惫却微笑的样子,让人觉得敬佩,是那么的光彩炫目,还有——,还有你其他的样子——,不,不,不,没其他的,我也还没下班,不想回去,整个公司大概就只剩我一人了,冷清清的,有些伤感,所以想找个人说说话。”我的心瞬间像浸在温热的泉水中,汩汩的泉水从地下冒出来,轻轻洗刷过全身,我微笑说:“原来你也在加班,我本来还郁闷的不得了,现在知道有个陪葬的,心里平衡多了。”

    他想了下,问我:“怎么会丢这么多衣服?”我皱眉说:“不知道。如果说丢一两件还情有可原,可是丢了整整有三大箱衣服,我就一直觉得邪门,怎么可能丢这么多!简直是活见鬼了!”他思忖了下,又问:“库房的钥匙除了你,谁还有?”我叹气说:“库房谁都能进,大家都躲在里面吃饭换衣服的。钥匙的话除了我,店长也有。我们上下班都有严格的规定,随身大件物品都要搜查的。”

    他轻笑出声,问:“你要通宵工作吗?”我说是。他说:“你看的见我们大楼的灯火吗?二十五层,我正站在窗外看着你呢。”我不知道他今天晚上为什么分外伤感,语气却是这样的让我砰然心动。我在专卖店里,当然看不到外面的景物,可是跑到漆黑的走廊尽头,投过落地的玻璃窗,抬头看远处星星点点的微光,其实什么都看不到,只有空茫的迷糊,以及无数的暗影,并不觉得压抑可怕,反而觉得朦胧的可爱,隐隐透露一种暧昧的心动。感觉上像忽然拉近了许多,他的声音仿佛就在耳朵底下回响。或许是黑夜让人更加坦诚真实,更加脆弱感性。我只轻轻的“恩”一声,没说其他的话。

    他看着我说:“我就一直没见你拿包。”我呆了,问:“我出来就没带包?”他肯定的说没有。我哀叹一声:“难道是落在店里了?”世上的事怎么都是祸不单行呀,现在我怎么回去?钥匙,手机,钱包全部都搁包里,身上什么都没带,就带了个大活人出来。我咬着唇无助的看着他,想了下说:“借你手机用一下。”拿着他手机拨弄了半天,还是想不起来电话号码。问他:“你有我店里的号码?”他看了我一眼,说没有。

    他在我床头坐下,伸出手将我抱在怀里。我觉得姿势太过奇怪,而且是这样的——暧昧,正要挣扎。他叹息一声,问:“做梦了?”我浑身僵了一僵,几不可闻的“恩”了一声。他下巴摩挲着我的头发,声音喃喃的传进耳朵里:“做了什么样的梦?可不可以说一点出来?”我瞬间觉得不安,拉着被子,主动往他身上靠,闭着眼睛说:“恩,也不算是梦,都是些以前的事,零零碎碎的。”

    他笑笑安慰我:“好了,既然有眉目了,就别再烦心了。”我还是高兴不起来,哪有那么凑巧的事呀,偏偏就被我撞上了。想到要赔一大笔的金钱,我一颗心就直往海底沉。他用筷子敲我的指尖,连声说:“好了好了,别苦着一张脸了。这事我帮你查查,让人留意留意。一有消息,立即通知你。”我眨眨眼睛,无力的“恩”一声,然后说:“你还要不要上班?我一整夜没睡,想回去睡觉。”他穿上外套送我回去。

    我听他有条不紊,娓娓道来,大有豁然开朗,茅塞顿开之感,随即又为难的说:“那么大一网络,大海捞针般,怎么找?而且对方也不一定急着脱手。如果是经验老道的惯手,一定会等风头过去再出手不迟。”他笑说:“我们可以试试。对方如果是经验老道的惯手,就不会留下这么多线索,而且还只偷三箱而已。”我觉得他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是还是没什么精神的点点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纸上谈兵的事谁不会说呀。

    我惶惶的拉住店长问:“店长?公司会怎么处理?”她皱眉盯着我:“木夕,这么大的事,你以为公司会怎么处理?按照规定,那就是丢多少就得赔多少,合同上全部写的清清楚楚。以前也出过这种事,有人不满,干脆辞职走人,想一走了之,最后全部被告上法庭了。”我吓的出了一身的冷汗,焦虑的说:“可是怎么会丢这么多的衣服?这简直不可能!所有的出货,入货都是有记录的,从来都没出过差错,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店长冷冷的看着我,说:“木夕,那这就得问你了。库房一直是你在管,钥匙也是由你拿着,丢不丢也只有你最清楚,衣服总不能变魔术一样凭空消失。”

    他说:“是吗?那后来你又是怎么跟着他的?”我伸了伸懒腰说:“那后来又是后来的事。我念书的时候哪会去理会这些事呀,别人津津有味的说,我就当听故事一样,听过就算。”他不高兴的说:“林艾,你又不乖了。”我抬手拢了拢乱七八糟的头发,嘀咕:“我怎么不老实了?周处的底子都说出来了!”他手在我脖子处来回游移,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带着轻微的挑逗,慢慢说:“我只想知道你跟着他那段日子是怎样过来的?”

    忽然充满了旺盛的精力,觉得盘货这种繁重琐碎的工作也不足为怕了。率先脱了外面的毛衣,只穿一件暗红色格子厚衬衫,卷起袖子开始搬货。珠珠和乐乐她们一个翻标签,一个扫码。我然后又将扫完码的衣服搬回货柜里。扫累了就聚在一块吃东西,说说笑笑,互相打闹,有些放肆,与平时截然不同,倒也有滋有味,算是苦中作乐。可是等到清算结果出来,我一整个晚上积聚的好心情全都不翼而飞了。

    我吃惊的叫起来:“少了整整三大箱衣服?有没有落下没算的,再算一遍!”然后大家又扫了一遍,还是一样的结果,我不能接受,瞪着眼亲自上阵,对了一遍数据,还是没错,人人心情瞬间沉到谷底。我几乎不敢相信:“怎么可能少这么多的衣服?”我们中间不可能有谁能带衣服离开,大家下班都是要互相查包的,规矩很严,就是为了防止丢衣服这类事件的发生。

    我靠在车上一直打盹,反正也没心情说话。感觉车子停下来,我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揉着额头问:“到了?”随口说谢谢,推开车门就跳下去。手习惯性往肩上一摸,立即转身,拼命朝已经缓缓开出去的车子挥手。快步跑上前,喘气说:“我包忘拿了。”他搜寻一翻,然后说:“车上没有哇。”我不信,爬上车到处都翻遍了,还是没见着。怔在那里,仔细回想,然后说:“一定是落在刚才吃饭的地方了。你能开回去找找?”

    我祈求的看着他问:“你回去上班吗?要不顺带捎我回去。”他指着自己眼睛说:“你看我,工作了一天一夜还回去上班?我又不是超人。”他眼睛里确实满是血丝,脸上也满是疲倦的神色,我刚想问他借钱。他打了个哈欠说:“你不说困了吗?我也累了,谁还有那力气来回跑。我收留你一天吧,房间虽小,睡个觉的地方还是有的。”不等我回答,动作利落的发动车子,没有再看我一眼。

本文由www.041.net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www.041.net第十六章 麻烦不断 无花蔷薇 李李翔

关键词:

上一篇:名言警句大全: 始终

下一篇:没有了